葛玄来到了篮球场。宇文不知吃错了什么药,竟然如此的认真在打着篮球。葛玄张望四周,发现篮球场上不止宇文一个人,原来他的女朋友也在场,就坐在角落边为他加油打气,难怪宇文这么认真。奇怪的是,贞琪身旁还坐着另外一个女生,穿着冷衣头靠着贞琪的肩膀,像是在睡觉。

     葛玄走前去一看,“以欣?”

     “噢!葛玄你来啦!”宇文停了下来,然后把篮球抛给葛玄。

     葛玄接住了篮球,然后说:“你这是干嘛?自己想当小鸟就算了,还叫这么多人出来陪你。”

     “哎哟,大家这么久没聚在一起,我是想说打了篮球之后,待会儿我们一起去玩啊!怎样?这主意不错吧?”宇文笑说。

     “要聚在一起也不用这么早吧?你知不知道我们打工的礼拜一到礼拜六都要早起,难得礼拜天可以睡迟一些,可是都被你吵醒了!”葛玄把篮球用力地抛向宇文,宇文马上伸手接住。

     “就是因为平常都在打工,所以今天难得有机会就要出来运动运动一下嘛!宝贝你说对不对?”

     “嗯!对啊!也难得我和以欣能见面。”贞琪咧嘴笑说。

     原本就要快要睡着的以欣被他们的对话给吵醒了。

     “以欣,不要睡了啦!葛玄学长来了。”

     “哦,早啊学长……”以欣张开了一下睡眼后,又闭上了。

     “以欣——,清醒点好不好?陪我聊聊天嘛!以欣!”贞琪试着叫醒她。

     宇文这时走到葛玄身边,手搭在他的肩上说:“葛玄,换你上。”

     “什么?”

     “用你的王子之吻,让睡公主清醒。”

     葛玄用手肘撞了宇文的胸部一下,然后把宇文手中的篮球拿了过来,带着篮球跑到场中央。

 

     早上九点钟,结束了篮球运动,在宇文拟定的活动中,接下来是要去吃早餐。可是葛玄的妈妈在他出门前就准备好了早餐,他也说好了会回去吃,总不能浪费母亲亲手做的爱心早餐,所以葛玄说要回家吃。

     “不如这样好了,我们买早餐去你家吃。”宇文建议道。

     “什么?”

     “有问题吗?反正吃了早餐后要一起去玩的嘛!我也能顺便在你家洗个澡,喔……好热喔!”宇文拉了拉衣领子。

     “你还真会计划嘛!”葛玄嘲讽地说。

     “哈!不错吧?就这样咯,走吧!”

     于是,买了早餐后,四人便一起回到了葛玄家。以前奶奶还在的时候,葛玄常常都会带宇文来自己家一起吃午餐或晚餐。所以宇文一进屋子,就当做葛玄的家是自己家。

     “葛玄,我先去洗澡,你们饿了就先吃吧,不用等我。”说完,就很自便地往浴室的方向走去。

     至于第一次来到葛玄家的以欣和贞琪,就在客厅里的沙发上坐着,间或望一下四周。

     “葛玄学长,你家感觉不错喔!”贞琪说,“以欣,你在干嘛?”

     “小乌龟……”以欣跪在沙发前的桌子旁,桌上摆着一个精致的玻璃容器,里头装着一只小乌龟,以欣正轻轻地触碰着它。

     “哪里哪里?”贞琪从沙发上跳了下来,“真的耶!好可爱喔!”。

     “那是我奶奶送给我的礼物,奶奶说…要我以后耐心地照顾她,就像照顾小乌龟一样,可是…我还没能好好照顾她,她就走了……”在厨房里的葛玄突然想起奶奶生前把小乌龟送给他时,跟他说过的话和情景。

     以欣和贞琪对望着,突然觉得有点愧疚,因为不经意地勾起了葛玄对奶奶的记忆。两人不知道应该给葛玄什么反应,所以只好各自回到沙发上沉默地坐着。可是,冷空气越来越浓,贞琪便抛出一句:“噢!好饿喔!以欣,你饿不饿?”

     “哦,噢对啊!好饿喔!”

     “呵呵…饿吧?那我们先吃吧!”于是,贞琪便拉着以欣走到餐桌前。“学长,你也赶快把你的早餐端出来一起吃吧!”贞琪说。

     还好,冷气氛成功地被打破了。

     宇文洗好澡出来后,大家边吃着早餐边聊天。宇文也将他的计划告诉大家,而下一个活动就是,看电影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minki 的頭像
minki

☂快乐⌒Minki⌒梦想☂

mink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