虽然以欣说她在电影院里睡过了,已经不会很累,可是坐在葛玄的车上,她还是忍不住睡着了。还好之前葛玄去过以欣的家,所以以欣睡着了也没关系,他还是可以安全地把以欣送回家。

     以欣家是公寓式的,住在第八楼第二个单位。到了以欣家楼下,以欣还是睡得很沉,葛玄原本想叫醒她的,可是突然想起在电影院里的情形,他便打消了这念头。所以,他又发动引擎,把车开到附近的海边去。

     葛玄把车停在阴凉的地方,让以欣继续睡,然后他便下车。因为以欣睡在车上,所以他不能走远,只在附近吹吹海风。而以欣像是复仇似的,在车内拼命地睡了约莫四十五分钟后,才知道醒来。当她一睁开眼睛,发现自己躺在车内时,自己也吓了一跳。然后望向司机位,没看见葛玄,她抓了抓头便自问道:“我…又睡着了吗?”她想了想后又说:“好像真的是耶……”

     于是,以欣下了车,望了望四周寻找着葛玄的踪影,之后发现葛玄就站在不远处的沙滩上。

     “学长!你站在那里干什么啊?欣赏海边的风景吗?”以欣走前去问道。

     葛玄听到了以欣的声音便转头往后看,“你终于醒了啊?”

     “我…是啊,你为什么没叫醒我?”以欣走到葛玄身旁。

     “难道我还不怕吗?”

     “怕?怕什么?”以欣好奇地问道。

     “你忘了你在电影院被贞琪吵醒后的反应吗?”

     以欣看着葛玄傻笑了一下,然后解释说:“那个…因为我太累了才会那样。”

     “可是你刚才睡得很沉,看起来也很累。”

     “呵呵…是吗?你…在这里等我醒来…等了很久啊?”以欣不好意思地问道。

     葛玄看了看手表,然后说:“嗯…大概五十分钟了吧!”

     “什么?!”以欣有些诧异,“我…睡了这么久喔?对不起,我…真的感到很抱歉。”

     “感到抱歉吗?那就陪我散散步来补偿吧!”

     “散步?就…这样?”

     “我心肠很好,不会为难你,而且…你让我想通了一件事,所以你是我的恩人。”

     “我?什么事?”

     “今天早上我妈来过我家,没错,她真的想改嫁了,结果…我答应她啦。”

     “真的吗?很好啊!”

     “对啊,所以要谢谢你。”

     “其实…我也没做什么啊。”以欣笑说。

     葛玄和以欣走着走着便走到了礁石上,原本晴朗蔚蓝的天空也渐渐飘来了几朵乌云。葛玄将两只手的食指和拇指形成了一个四方形,然后瞄准海上的那座岛屿,岛屿就被框在他的食指和拇指之间。

     “我决定要把那座岛给买下来!”葛玄突然说道。

     “啊?”

     “我说,以后我要把那座岛屿买下来!”

     “你…为什么要把它买下来?”以欣搞不懂葛玄为什么突然这样说。

     葛玄放下了手,然后说:“在岛上建一间别墅,完成我奶奶的心愿。”

     “奶奶的心愿?”

     “没错,奶奶生前说过,如果有钱的话…她想住在岛上的一间别墅里。”

     “哦……”

     “奶奶很向往住在靠海的地方,过着悠闲的生活,这样就能每天钓鱼。”

     “哦…你奶奶喜欢钓鱼吗?”

     “并不是,奶奶说她要把钓到的鱼放生,让它们重获自由,因为我奶奶也想找回自由。其实你也知道,以前的婚姻大多都是由父母亲作主的,我奶奶的婚姻就是这样。奶奶当时和一个男生相爱着,可是因为受到家人的反对,所以他们被迫分手,之后奶奶才嫁给了我爷爷,从那个时候开始,奶奶就失去了自由。”葛玄看了以欣一眼,接着又说:“所以呢,奶奶说我很幸运,因为在爱情和婚姻里,我可以自己作主,她还说…当遇到了自己喜欢的人时,就要把握机会争取她,然后要懂得珍惜对方。”

     “嗯…对啊,你奶奶说的没错。”

     “所以…如果奶奶还在的话,我想…把你带回家让她看看。”

     “嗯……啊?我?”以欣这时才听清楚葛玄说的话。

     葛玄看着以欣,然后叫道:“周以欣。”

     以欣愣了一下,“你…干嘛连名带姓地叫我?好严肃喔!”

     葛玄缄默了几秒钟,然后说:“上一次…我……”

     “上一次?噢!对了!上一次你说…钟采君约你来这里,而你会来赴约是因为想把话说清楚,到底是什么话啊?”

     “啊?”葛玄原本酝酿好了的情绪,想对以欣表白心里的感受,可是被以欣的这个问题给搞砸了。

     “就是上一次啊!我看到你和钟采君在这里,就是这个礁石上,你说你是来把话说清楚的。”

     “我……”葛玄叹了一口气,接着便向以欣问道:“你真的那么想知道吗?”

     “呃…如果你不想说也没关系。”以欣对葛玄笑了笑。

     “是吗?你不是一直很好奇想知道的吗?”

     “呃…是啦!可是你不想说我也不能逼你说啊。”

     葛玄真的不知道以欣为什么会这么好奇,是因为她在意他吗?还是她根本不相信钟采君不是他女朋友这件事?如果是后者,葛玄一定要说,因为要让以欣相信;如果是前者的话,葛玄也一样要说,因为以欣在意他。

     “我…要她不要再烦我,也不要一直跟着我,如果想能继续做朋友的话。”

     “啊?”

     “钟采君…没错!是你之前想的那样,她是我女朋友,不过是以前的事。”

     以欣感到很惊讶,惊讶得不知该给什么反应。

     “分手的理由是…这个世界会改变,人的感情也会随着改变。”

     “所以…是你提出分手…是你变心了?”

     “变心?倒不如说是怕了吧!”

     “怕了?”

     “以前的钟采君,跟她交往的时候…让我有想永远守护她的决心,可是,当你拥有了一样东西的时候,你就会想占有它,因为害怕失去,钟采君就是这样。她慢慢对自己没有信心,也对我没有信心,所以当出现了她觉得会威胁到她的人时,她就会对那个人下手。”

     “下手?”

     “曾经有两次,她打伤了一个女生,那女生是我的同学,学业比较差,所以经常会找我教她功课,而钟采君…我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,她的妒忌心会变得这么可怕,而导致她去伤害那个女生。后来那女生转校了,我才知道钟采君竟然做出了这种事,所以…我才跟她分手的。”

     “原来是这样……那…你现在对她一点感觉都没有了吗?曾经让你想要永远守护的女生,现在…真的就一点喜欢的感觉都没有了?”

     “没有了,现在…我已经将喜欢的感觉,都转移到另外一个女生身上去了,可是…我已经暗示过了,她还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 “暗示?或许…你明示吧!直接告诉她,你对她有喜欢的感觉啊!”

     “直接吗?你觉得应该直接告诉她?”

     “对啊!你不是说你奶奶要你把握机会争取自己喜欢的女生吗?如果你还一直暗示的话,迟点她被别人抢走了怎么办?所以,还是直接告白比较好!”

     “你确定?”

     “确——定——,百分百的确定!”

     此时,天空已经乌云密布,天色也转暗了,似乎很快就会下起滂沱大雨。

     “学长,我们该回去了吧?好像要下雨了耶!”

     葛玄还以为以欣会问他是哪个女生让他有喜欢的感觉,这样他就能直接告诉她,那女生就是站在他面前的她。可是如果他真的这样坦白说,恐怕以欣也不会相信。其实葛玄刚刚是想告诉以欣,上一次在空教室里亲她的那件事,虽然他解释过他不是故意的,可是实际上并不是。当时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想亲以欣,后来才发现原来是因为喜欢上她了,就在他知道以欣误以为钟采君是他女朋友的时候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minki 的頭像
minki

☂快乐⌒Minki⌒梦想☂

mink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