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你会经过篮球场对吧?那…就麻烦你把手机交给葛玄吧!那家伙最近比任何人都还要拼命地在练球,刚刚一上完课后就马上闪人了,连手机都忘了带走。”

     宇文委托以欣把手机还给葛玄。已经有好一段时间,以欣没见到葛玄了,就算有碰上面,也说不到两句话。听惠萍说要放弃之后,以欣有好几次想把她心里真正的感受告诉葛玄,但却鼓不起勇气。

     以欣手握着葛玄的手机,站在篮球场外迟迟都没进去。葛玄真的很认真地在打着篮球,以欣担心这样进去会打扰到他。不过看来以欣的担心是多余的,因为在这个时候,有个女生就毫无顾忌地走进篮球场。

     “葛玄!”那女生叫道。

     葛玄停了下来后,那女生便走到他面前,然后将手中的东西递给葛玄。

     “这是我亲手做的蛋糕和一些小饼干,是我的小小心意,希望你能收下。”

     葛玄没有把东西接过来,反而问道:“应该有别的意思吧?”

     那女生低下头来,含蓄又小声地说:“我喜欢葛玄,希望你可以和我交往。”

     “如果我收下你送我的礼物,就一定要和你交往吗?”

     女生马上回答说:“不是,不是一定要,只是…我希望这样而已。”

     “和你交往我是一定办不到,因为我已经有喜欢的人了,至于你的礼物,你还希望我收下吗?”

     女生虽然很失望,但她还是微笑着对葛玄说:“你就收下吧!被你拒绝也不是一件坏事,至少我向你告白过,我不会有遗憾了。”女生再一次把礼物递给葛玄。

     这种状况葛玄遇过了好几次,每一次都是不同的女生,而这女生是最讲理的一个。前几次被拒绝的女生不是苦苦哀求或死缠烂打,就是哭着跑掉,葛玄对那样的女生有够厌烦的。

     葛玄收下了礼物后,那女生向他说声谢谢就离开了。以欣站在门口看到了整个情形,她在想,如果她向葛玄告白,是不是也会有同样的结果?她是不是也能微笑着面对?

     “你站在那里干嘛?”葛玄目送那位女生离开时,发现以欣站在门外。

     以欣有些尴尬地走向葛玄,然后将手机拿给他说:“宇文学长要我来把手机还你。”

     葛玄接过手机。

     “我的手机怎么会在他那里?”

     “是你刚才上完课后忘了带走的。”

     “是吗?那…谢了。”葛玄回应得有些冷淡。他把手机放进背包里,之后见以欣还站在原地不离开,于是便问:“还有事吗?”

     以欣很想像刚刚那位女生那样,勇敢地对葛玄说出她的心意,但她就是开不了口。

     “没了。”以欣说了短短的两个字后,就转身想离开,可是踏出了三步,她又回头走向葛玄,她决定说出她对葛玄的感觉。

     “上一次你说我每天的心情都关你的事,这句话还有效吗?”

     “怎么?你想告诉我你现在的心情吗?”

     “是,可以吗?”

     “说吧!我这个当哥哥的,很愿意听你说。”

     以欣听了这句话后很不是滋味,感觉上葛玄是故意这么说的。

     “我的心情…现在糟透了。”

     “糟透了?为什么?”

     “因为…我…并没有把你当哥哥,而且……”接下来是以欣一直想说,却没有勇气说出口的一句话。

     “而且什么?”

     以欣深呼吸,然后一字不漏地说:“而且我已经喜欢上你了!”

     葛玄听了并没有感到开心或惊讶,反而还笑说:“你开玩笑的吧?该不会是因为刚刚那个女生向我告白,你也想玩一玩对不对?”

     “我才没那么无聊!我是认真的!”

     葛玄其实很生气,以欣说话怎么可以出尔反尔?!

     “认真?你哪一句话是认真的啊?之前你说你只把我当哥哥看待,现在又说并不是那样,你在耍我吗?”

     “没有!不是!”以欣急忙解释,“我没有在耍你,我…我是因为…之前答应过惠萍…要帮她,可是上一次跟她见面的时候,她却说…她决定放弃你。”

     “因为惠萍,因为你想帮她,所以你却愿意伤我的心?”

     “对不起…我不知道…会伤到你的心。”

     “不知道?你最擅长的不就是自我推断吗?为什么这一次就推断不出来你那样做会伤到我?”

     “对不起……”

     “为什么你可以那样自私?你干脆就真的把我当哥哥看待,也不要跟我说你喜欢我,就继续那样,就算惠萍说要放弃,你也继续那样。你知道吗?最近我一有空就会来这里,除了练球之外,就是要让自己忘记,忘记我喜欢你这件事,可是你今天,你为什么要出现?为什么要说你喜欢我?”

     “对不起……”以欣除了道歉,就没其他的话可以说了,因为她真的是做错了。

     葛玄无法接受以欣的道歉,现在就连以欣葛玄都觉得厌烦。他拿起放在椅子上的背包和礼物,然后一眼都不看以欣地就绕过她身旁走出篮球场。以欣虽然一开始就猜想到会被拒绝,可是她没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,葛玄竟然像是讨厌她的人一样,对她感到反感而离开。

     篮球场变得很安静,周围也好冷清。以欣不敢走出篮球场,因为她抑制不住自己,眼泪就是想落下来,落在地板上。当牛顿发现苹果会落在地上是因为存在着地心引力的时候,他有没有也发现,眼泪会落下是因为悲伤能吸引眼泪?

     葛玄离开篮球场不久后,就接到了宇文的来电。

     “喂,葛玄吗?”

     “什么事?”

     “噢!手机终于回到你身边了!没有啦,我只是想确认以欣把手机还给你了没。”

     “那没事了吧,挂咯。”

     “欸,等一下等一下!其实有件事我一直想告诉你,是以欣要贞琪保密的事,不过贞琪当然还是告诉我了,因为她实在看不过眼,而我也一样,所以现在我一定要跟你说!其实啊,以欣并没有当你是哥哥,她是因为那个……惠萍!没错,是因为惠萍喜欢你,所以她才会那么说的,而且听贞琪说,那天以欣告诉她这件事的时候哭得很难过,你知道为什么吗?我保证你知道后一定会开心到极点!那就是因为…以欣她也喜欢你耶!怎样?开心吧?”

     葛玄沉默着,没给宇文任何回应。

     “葛玄,你有没有在听啊?还是开心得说不出话来了?”

     “听到了,就这样吧,bye……”说完,葛玄就直接挂了电话。

     宇文说的,葛玄刚刚就已经知道了,可是他并不知道原来以欣为了这件事而哭得很难过,他也没有像宇文说的那样,知道后会开心到极点。相反的,他感到愤怒,而且还对以欣发脾气,抱怨以欣把事实告诉他。和宇文通了电话之后,他开始担心以欣会不会一个人在篮球场内难过地哭。他也忘了自己还在生气,于是掉头就往篮球场的方向快速地跑去。

     当葛玄回到篮球场时,看见以欣还在原地,不过却坐在地上,低着头抱着双脚。葛玄慢慢地逼近以欣,听见了她的哭声。此时,葛玄的气已经完全消失了,换来的是心里的疼痛。他走到以欣前面,放下了背包和手中的礼物,蹲下来伸出了手拨弄着以欣的头发。以欣头慢慢地抬起,当她一看见是葛玄时,惊慌得立即站起身来,而且还往后倒退几步,然后急忙转过身背对着葛玄,用手拭掉脸上的眼泪,努力地让自己停止哭泣。葛玄也站起身,本想走向以欣却被以欣阻止。

     “你不要过来!你…忘了带走什么吗?为什么又到回来?”

     葛玄叹了一口气,然后回答说:“是啊,我…忘了带走一个人。”

     以欣听了缄默着好几秒钟。

     “什么人?很重要的吗?”

     “嗯,非常重要。”葛玄点头说。

     “既然那么重要,为什么会忘了带走?”

     “因为…我太疏忽了,刚刚离开了篮球场之后,才猛然发现…她在我心中,是非常的重要。”

     “怎么会猛然发现?”

     “我想起了在空教室里,我亲她的那一刻,还有……”

     “你说什么?!”葛玄话说到一半,以欣就立刻转过身面向着葛玄问道。

     不期然而然,葛玄也随即走向以欣,双手贴着她的肩膀亲了她的嘴一下。

     “还有…我喜欢她……”

     以欣因为葛玄突如其来的举动而愣住了,而且和葛玄贴得这么近,以欣的心跳也加速,紧张得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 “对不起,刚才我不应该对你发脾气,你一定吓着了对吧?以后…我再也不会让你哭得这么难过。”

     听了葛玄这么说,以欣又忍不住,在葛玄面前不禁地哭了起来。葛玄见状连忙问道:“你怎么又哭了?”他帮以欣擦掉脸上的泪水,接着又说:“你知不知道,每一次你哭的时候,我就会想做一件事。”

     以欣哭红的双眼看着葛玄,眼神里全是好奇。葛玄见以欣一副想知道的样子,于是得意地笑着问:“想知道吗?“

     “什么事?”

     “就是……想亲你的嘴啊。”

     当以欣听了想推开葛玄之时,却被葛玄紧紧地抱进了怀里。

     “我是不会让你把我推开的。”

     这一刻,被俊美男人葛玄抱在怀里的以欣终于扬起嘴角笑了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minki 的頭像
minki

☂快乐⌒Minki⌒梦想☂

mink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